东莞劳动律师 提供劳动法律咨询 担任东莞工伤律师 东莞劳动仲裁律师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广东省司法厅注册律师查询
您当前的位置:东莞劳动律师首页 > 劳动热点

一鞋厂工人讨薪失踪三天 尸体忽现垃圾池 闻

时间:2010-05-25 09:09:41  来源:  作者:
  23岁的湖南工人彭良患了肾结石,就找到老板娘辞工并结算工钱,以便回家治病,但遭到了老板娘和主管的拒绝。5月15日下午,彭良就找到老乡,将主管打了一顿,白云区夏茅环滘村治保会调解后,彭良反而赔给主管1500元。当晚8时许,彭良再次到工厂结算工钱,此后他的两名在厂外等待的朋友,就再也联系不到彭良,直至5月18日,彭良的尸体在工厂不远处的一个垃圾池旁边被发现。

    患病辞工遭拒

    23岁的彭良是湖南怀化溆浦县岩家垅乡花溪村人,初中毕业后就来到广州打工。几年下来,彭良也学会了一些制作皮鞋的手艺。今年3月份,彭良到夏茅环滘村三横路46号的质一鞋厂做后套处理工人,每月大概有3000元工资。

    彭良的父亲说,5月13日,彭良到广安医院检查,发现得了肾结石。彭良就想辞工并结算工钱,想回家治病。彭良找到老板娘,老板娘说要找主管“阿样”说,彭良就拿着病历找到“阿样”,但主管不同意其辞工,也不同意结算工资。于是,彭良就找到老乡阿星和阿雄,要他们帮忙搬东西,准备第二天就买火车票回家。

    老乡怒打主管

    阿雄说,彭良在5月14日下午曾给他打电话,说过来一下到厂里拿工资,阿雄以为是搬东西,15日早上9点多,阿雄就坐车从外面赶到环滘村,和彭良见面。两人约定先吃中午饭,再去网吧玩一会,下午再去讨要工资。中午1点左右,阿星也赶到了环滘村。

    下午1点半左右,三人就从网吧出去,准备找老板娘讨要工钱。阿雄特地嘱咐彭良,“和老板好好说”。彭良进去后,老板娘拒绝了彭良的要求。接着主管也从外面赶了回来,彭良就拦住主管要他批准辞工,并结算工钱,但也遭到了拒绝。主管继续往工厂里面走,彭良就拉住了主管,两人发生了口角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彭良又找来的四个老乡中的两名老乡上前打了主管。主管恼羞成怒,并扬言“想要到工资除非向我下跪求饶,否则就单挑”,两人冲突升级,主管从厂里拿出刀子,老板娘死死抱住厂门,不让主管拿刀出厂与门外的彭良继续打架。老板娘还报告了环滘村治保队。四个老乡走后,就剩下了彭良和阿星以及阿雄三个人。

    反赔主管1500元

    阿星和阿雄都向记者说,打架事件发生后,他们都被叫到村治保队调解。治保队的人说,主管也没有受什么大伤,赔个三五百就算了。但主管说,开始说不要钱,后来又要彭良赔偿1000元。彭良答应赔偿1000元后,主管又反悔,在治保队要继续打彭良,被治保队员拦住。

    15日下午5点多,老板娘和主管都离开了治保队。见事情没有调解好,治保队就通知了派出所。晚上7点多,派出所再次叫来老板娘和主管过来谈赔偿,最后主管提出1500元赔偿,彭良也答应了。因为工厂欠彭良大约4000元的工资,并答应6月5日可以拿到工资,老板娘写下欠条后,称只认欠条,彭良可以找人代领。这1500元赔偿从彭良的工资里扣除。

    阿雄说,在派出所警察的见证下,他们还按了手印,称这事就做个了结,此后谁都不会再找谁算账。

    结算工钱失踪

    阿雄说,他们几人从治保队出来后,就打算带彭良回工厂结算工资,因为是按件计资。而此时,主管就开始打电话说要报复彭良,阿雄担心再次打架,还专门跟出警的警察说,不会再打架吧?警察说,再有纠纷就再打110报警。

    当晚8点10分左右,彭良去了工厂结算工资,由于不准外人进厂,阿雄和阿星就在工厂外的小店打台球等彭良。8点20分左右,看到厂里围了很多人,阿雄和阿星就跑到厂门口,心想不会是彭良又和主管打架了吧。但工厂的工人隔着铁门说,只是知道有人打架了,不知道是谁在打架。

    阿雄清晰记得,晚8点26分,他给彭良打了一次电话,问是不是他在打架,但电话通了14秒之后,没有声音,接着就自动挂断了。接下来再打就显示对方关机了。再后来就听说,彭良在回去收拾东西的时候,跟主管再次发生冲突,捅了主管两剪刀,主管随后被老板娘送去医院救治。

    由于打不通彭良电话,阿雄和阿星就到处寻找,并找了彭良很好的朋友询问,但都找不到他。从彭良失踪开始,阿星和阿雄就没有停止找过他,电话不知道打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尸体现垃圾池

    19日中午,彭良的父亲接到当地派出所电话说,儿子在广州出事了,要他们来广州一趟。警方解释是溺水身亡。阿雄说,直至19日下午,他才从彭良家人处得知,彭良已经死了。发现彭良尸体的地方就在距离工厂不远处的一个垃圾池,旁边是一个在建的工地。附近的建筑工人说,见到死者是上身穿紫色的t恤,下身穿黑色的牛仔裤,对于何时掉进水里的,多名工人均不知情。

    昨日下午,记者前往尸体发现处回访时,发现这是一处工地后的垃圾池,到处堆满了做鞋剩下的肥料和一些快餐的盒子,苍蝇乱飞,散发着恶臭。彭良的一位好友拿起一根竹竿,试探着水说,这个垃圾池的水大约两米深。他不明白的是,精神好好的彭良为何会淹死在这里,他是不是被人追赶,还是被人打死后扔下垃圾池?

    警方知情人士透露,15日,有目击者发现在事发的垃圾池边有人落水,随后报警,相关人员曾前往打捞,但未找到落水人员。直到18日,才在事发的垃圾池发现一具浮尸。经过警方初步认定,怀疑死者是落水身亡。详细的尸检结果仍在调查之中。

    ■家属质疑

    彭良进厂后为何失踪?

    对于儿子不明不白的死亡,彭良的家属很是不解。彭良进厂后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何进去之后不久就不接电话?为何会失踪?彭良的好友说,他们找到工厂询问原因时,工厂拒绝接待,并要找人打他们。

    昨日下午,广州多家媒体记者前往事发工厂采访时,一名男子称老板,老板娘和主管都不在工厂,并拒绝接受采访。随后,这名男子还找来治保队员到厂门口。记者称希望能得到工厂的回应,避免失实报道时,这名男子说,事情已经交给派出所处理,不愿对此事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昨日晚间,彭良的叔叔告诉记者,他们去司法所调解,但工厂称,彭良是畏罪死亡,工厂不予赔偿。彭良的父母说,希望警方尽快破案,能给他们一个公道的说法“儿子不能这样冤死!”

    采写:南都记者 马小六 实习生 陈潇

    来源:南方都市报

论坛】【收藏此页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本网转载的文章,在于传递信息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;若作者要求删除,我们第一时间执行,谢谢支持。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东莞劳动仲裁律师
东莞劳动律师李苗 专业务实 尽心维权
东莞劳动律师李苗 专业务实 尽心维权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